• 电 话:0373-328888
  • 手 机:13937388888 18903738888
  • 联系人:王先生
  • 地 址: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黄墟镇健康路
  • 乘车路线:
    火车站坐126路,146路,185路,55路,5路,6路公交车到黄墟镇站下往西走180米即到。

    博彩技巧诸城考学来上海的性格有点内向

    发布日期:2017-06-18 10:41 浏览次数:


        忆旧大明湖
    博彩技巧诸城考学来上海的性格有点内向
        夏初,跑了一趟济南,紧紧地办完手头事务,有了半天的闲暇。接待的同学SG询问准备往何处转转,脑际马上闪出济南名胜——大明湖。
     
        济南不是头一次去,大明湖也不是第一趟游,而去济南,我却独钟大明湖。因为,那里似乎堆积着我对齐鲁大地多多而浓浓的情感。在刚刚参加工作的上世纪八零年代中叶,由于工作性质的缘由,常常跑东颠西的,全国各地到处乱窜。没多久,就到了心里一直向往着的山东。
     
        缘何心仪山东,不是因为她是圣贤故里,不是因为她有五岳独尊,而是因为那里我有太多同学,而且多是相当的铁哥们。
     
        读大学时,学院并未对全国招生。我们那届华东政法学院的学子,都来自华东六省一市。而由于院长、党委书记、分管学生的副院长都是新四军时的山东南下干部,招生也理所当然被向山东倾斜了。除了上海学生人数为最,紧接着就是山东籍的学生。我当时寝室里一共八个同学,三个上海、一个安徽、一个江苏、一个江西,还有两个就是山东的。山东人很抱团,于是平时晚间,寝室外走廊里嚷嚷的,到寝室里串门的,也多是山东腔的声音。
     
        感觉中,那个时代的山东,还几近一个贫穷的代名词。相当一部分学生来自农村,衣着陈旧,甚至有拿草绳当裤带的;用餐节俭,不少人买了米饭馒头没钱买菜,就喝一碗免费的菜汤;抽烟的同学中,有几个是用专门带来的树叶当烟叶的。正是长身体的当口,菜肴可以简单,但饭量肯定小不了,而那时的粮食是定量的。党支部、团支部号召大家给他们捐粮票,当然,上海人“小肚鸡肠”的,又可以在周末去家里蹭饭,理所当然拿出粮票是最多的。
     
        山东人感恩,我的记忆中,同学中有相当一部分山东人与上海人的关系很磁实。我的寝室里的山东籍同学,周末我会请他们去我家做客;而他们也会在寒暑假回沪时,带来各种土特产让我们大家分享。
     
        第一次去山东出差,同学都离开校园没多久,收入也都有限,去不起餐馆。几个同学齐聚,就在机关食堂里买菜打饭,外面买了白酒,一声声的“干”,就这样回味了学生时代结束后的相聚。而之后在次日乘着破旧的公交去大明湖,同样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,为此,我记住了济南的大明湖、济南的趵突泉。
     
        SG就是我们寝室的山东籍同学之一。却不乏幽默感。记得一次在校期间搞团活动出节目,他愣是一字一句学着上海人民广播电台“阿富根谈家常”沪语节目,将报章上的一段新闻报道用上海话念了一遍。山东腔的上海话,把大家逗得差点没背过气去。他学习很认真,做事也很踏实。毕业后,被分配到潍坊的公安系统,一步一个脚印,现在走到省公安厅的重要领导岗位。
     
        这次出发突然,上了高铁,半道想起给他打个电话。上次相见是九年前我们毕业二十周年聚会,虽然此后时不时会通电话,可一直就没能见面。不料想SG非常热情,当他知道我正在路上,毫不犹豫地说,一会就去火车站接我们。接站后,安排好住宿,等我们事务办完,晚间又安排了一些同学到一个宾馆聚会。
     
        清早,他开车带着我们同行的三个伙伴,一起前往大明湖。
     
        大明湖久负盛名,唐代大诗人杜甫就曾留下佳篇《陪李北海宴历下亭》“海右此亭古,济南名士多”诗句;清朝山东提督学政刘凤诰: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的名联,并由山东巡抚铁保信笔提写,镌刻镶嵌在庭园西廊壁洞门两侧。这句对联,也成为济南大明湖的象征与写照。
     
        大明湖之绝,还有它不鸣蛙的传奇。当地有民谣“大明湖,湖明大,大明湖里有蛤蟆”,“大明湖的蛤蟆干鼓肚”。指的就是大明湖赫赫有名的不鸣蛙。民间传言说,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济南,住在湖畔的巡抚衙门内。晚间蛙鸣吵人,乾隆让随侍大臣刘墉(即刘罗锅)传圣旨,命大明湖青蛙不允许再叫唤了。皇帝走了,圣旨未撤销,从此大明湖不闻蛙鸣。实则,据后来科学考证,系因大明湖水来自济南各大泉眼,泉水低温,导致青蛙不交配,也就不鸣叫了。
     
        二零零四年,济南评出了大明湖十景:汇波晚照、明湖秋月、佛山倒影、遐园好音、沧浪荷韵、画船烟波、丹坊耀日、钟明蛙静、柳岸春深、历下秋风。
     
        记得上次来济南,还是十年前带着儿子一起来的。赶巧有朋友说去济南玩,正病休在家的我遂跟着就来了。也是SG带着我们父子,游历了大明湖。其时我们从欧洲回来不久,不到十岁的儿子在汉诺威海德游艺公园打死不敢坐“过山车”,到了大明湖,却一直吵吵着要去坐一趟公园里那种叫“云霄飞车”的小型过山车。我的身体状态不允许我陪着他,结果还是同学带着他翻了一次;又带他去乘摩托艇,在大明湖里美美转了一大圈。真把他乐癫了。
     
        还有趣的是,儿子听到这儿是大明湖,居然幽幽地哼哼出:“皇上,你还记得大明湖的夏雨荷吗?”愣了半天,我才被告知,那是其时热播的琼瑶阿姨《还珠格格》的台词,正风靡着呢。
     
        点点滴滴的记忆,都源自大明湖,也源自同学的情谊。
     
        再游大明湖,我们乘着游船在大明湖搠行。
     
        五月,是江南最好的季节。气温尚会忽高忽低的,但远未到难耐的地步,济南却分明感受到了盛夏的气息。不过天气的闷热,并不妨碍我们的兴致。隐隐约约的阳光偶然探出脑瓜,将万道金光洒向湖面,片刻就见碧绿的水面荡漾出粼粼波光。翠柳依依,群鸟嬉戏,一派的祥和雅致。唯独美中不足的,是尚未到荷花盛开的季节。大明湖的荷花,也是中国观荷绝佳地之一。
     
        游船靠岸,还有时间,就坐到大明湖大门外的一家茶馆,酌饮香茗,细数彼此的工作和生活的变迁,交流彼此熟悉的同学们的近况与消息。久未见面,感慨我们都在渐渐老去,分明清晰地看清,岁月让同学的鬓角添加了层层的雪霜……
     
        时间很快逝去。SG下午还要接待北京公安部的同仁,我们也就此告辞,回歇息处取出行李踏上返沪的旅程。
     
        大自然的美丽景色令人难忘,大明湖同样如此;而生命旅途中拥有了友情会让生活奏响一阕魅力的悦耳和音,同学的情谊亦如斯。珍惜人生中的每一段过往,毕竟它们构建组成了我们绚丽多姿缤纷美妙的人生!
     
        人生有风景,真好!
     
        人生有朋友,真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