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电 话:0373-328888
  • 手 机:13937388888 18903738888
  • 联系人:王先生
  • 地 址: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黄墟镇健康路
  • 乘车路线:
    火车站坐126路,146路,185路,55路,5路,6路公交车到黄墟镇站下往西走180米即到。

    始一走进这博彩技巧也感受到古朴和典雅

    发布日期:2017-06-18 09:55 浏览次数:


        假日趋尽,似乎好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的。
    始一走进这博彩技巧也感受到古朴和典雅
        这个假日迷糊得很,可能是感冒初愈,也可能是节前被通知要写诗,更也许是读了那个高尔泰《寻找家园》太多的离殇别感。感冒药本来吃了就不易清醒,刚刚断药效力尚未散尽;诗歌不碰已然近三十年了,深感不是随意可以玩味的;高尔泰的作品中有太多是我们这辈人曾经一起度过的日子,或者是自己读过也那些不堪往事,不免随之一同回首寻味。反正,这三者均不是滋味。
     
        好在节日长假有七天,正可以调整自己一番。
     
        先预想着休息一整天,特意选择请老爸和弟弟在2号来家。弟媳去了河南漯河老家看自己的父母,而侄女远渡重洋到美国留学,弟弟一人在家也是孤寂。虽然中秋之日刚刚阖家聚会过,但毕竟现在各忙各的,能够齐聚着实不易。说不完的家事国事天下事,仿佛没了我们这一家族,地球就会不转似的。一天很快就晃悠过去。
     
        等到三号过去,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出过房门,更不说下楼了。这几天,不知那根神经搭住了,可能是与同事聊天说起的缘由,也可能准备着去上海博物馆观看“从巴比松到印象派——克拉克艺术馆藏法国绘画精品展”的关系,突然对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些文史感兴趣了,就在家里埋头重读英国人克里斯托夫·赫伯特(ChristopherHibbert)所著的《美第奇家族兴亡史》和赵鑫珊先生的《伟大的巴洛克文明群落》。
     
        根据与杭州浙江大学几位老师的约定,我们阖家四号一早到上海虹桥火车站搭乘动车去了杭州进香礼佛。姚老师依旧来杭州城站来接我们,他一如既往地做我们的“车夫”。姚老师是柏林工业大学的物理学博士,早在80年代后期就由公派去德国攻读学位。学成后,返回国内效力祖国,在浙江大学物理系任教,现在已经是退休年纪了,还活跃在浙大的讲台上。我们是十多年的好朋友,曾经去柏林时,好几次都是他的学生帮助陪同我们的。
     
        这一天先去了中天竺法净禅寺。记得1998年春上我手术后病休在家,遵妻子姨妈的嘱咐,我们第一次去杭州上天竺拜佛,也曾经去过中天竺。之后,每次都是直奔上天竺,虽然每次从中天竺门口进过,按照时间安排,也就略过那寺院。今朝再去,源于中秋时节朋友小聚时,同席一位台湾朋友神秘兮兮地称,根据他的判断,我儿子与观世音菩萨有缘,不该错过中天竺的。敢情,我妻子怀孕时,曾经去上海龙华禅寺求子过,那里供奉着的就是观音大士。于是,趁着此番杭州之行,也特意赶了早班列车前去的。
     
        中天竺法净禅寺初建于隋朝,隋朝统一中国后,名僧纷纷南游,印度高僧宝掌法师云游至此,见这里地处天竺山下,周围有稽留、宝掌、中印、莲花和月桂五峰环绕,恰如佛掌五指拱托梵天,又如莲花五叶绽放西山,古刹宛若在佛掌莲蕊,是为佛教灵山圣地,遂建寺筑庙建立道场。我们去时,由于此地不是旅游景点,又不逢宗教节日,也不是初一十五的,香客极少,一派清净的气氛。礼佛完毕,再驱车前往不到一公里处的上天竺,再度拜佛敬香(关于上天竺,我曾经有专门文章介绍过,见《杭州上天竺》)。
     
        与往常去杭州相同,我们一般很少去西湖人挤人看热闹。今年十一长假,更是听说西湖一天游人达到100万之众,游客们把个法海都挤到西湖里去了,就别惦记在断桥邂逅白娘子。离开寺院,我们是直奔梅家坞的。浙大有一位老师的亲戚是梅家坞的茶农,并非如一般梅家坞路边农家菜馆,他家躲在茶山深处,远离商业气息浓烈的大街。我们就在这里沏上一杯上好的龙井茶,说古道今海阔天空地闲聊天,从新西兰牛奶到美国政府关门,从德国选举一直到中国贪腐,饿了,再来上一道道农家土菜,只把自己胃都填得满满当当……
     
        次日一早,姚老师继续开车,我们去西溪湿地约会浙大另一对教授夫妇。男的徐老师是斯图加特的博士,女的王老师是慕尼黑的博士。想当初,我们纪念爱人留学慕尼黑毕业十年庆第一次踏上欧洲土地,在慕尼黑,就是那位王老师陪着我们转悠了大半个市区,包括玛丽广场看玩偶撞钟报时,包括希特勒演讲的啤酒馆吃牛排等等。王博士还是一个资深音乐爱好者,她在德国成为一个天主教徒,常常出没教会,故而对管风琴造诣很深,尤其偏爱巴洛克Barroco音乐大师譬如塞巴斯蒂安·巴赫、弗里德里希·亨德尔、多美尼克·斯卡拉蒂、菲利普·拉莫、奥托里诺·雷斯庇基等等。关于音乐,也是我们每次聚会时,肯定必谈的话题,当然因为个人好恶,我们也会为此小小地争执一番。
     
        徐老师、王老师夫妇将我们聚会安排在西溪湿地内的岳湖楼·西溪御庭酒店。西溪湿地一直我所喜欢的杭州一景,也常常会在去杭州有充足时间时,到那里伫足一番(关于西溪湿地,我也曾经在空间写过《西溪且留下》一文)。一般而言,到西溪湿地,我大多是游走而非驻留。这次坐定在这湖光山水之间,倒还是头一回。岳湖楼·西溪御庭酒店是一家始于1898年的百年老店,它起源于清末时期的庆元馆,后来又被称之为“西湖菜馆”,一度誉为东南亚十大名店之一,1981年才又被恢复老字号铭牌。
     
        ,同时,怎么也有种到了锦衣怒马的地主家感觉。在二楼包房的亭台之上,抬望附近的山峦,俯瞰附近的街巷,还有蜿蜒而过的河流,真有一种彝鼎圭璋熙朝人瑞的情趣悠然而至。
     
        当然,感觉也仅仅是感觉。我们还是更多聊聊工作近况,孩子近况,也免不了包括宗教、音乐方面的话题。
     
        日暮,准备收拾回家。匆匆往城站赶去,因为与网友东方兄还有一约。
     
        以往与东方兄互动,他的集邮之类的知识我是一窍不通,但知晓了我们的共同爱好是古典音乐,区别仅仅是我偏爱作曲家的种类音乐,他更细致到乐团、大师的演绎。于是,答应寻找机会等有缘世界顶尖级的音乐团体或者指挥家来沪时,我们一同去欣赏一番。但君子一诺,却总因类似音乐会一票难求而未能如愿。今次韦伯名音乐剧《剧院魅影》在作别上海十年后再度来沪,正是难得的好机会。也终于努力弄到了票子,与之相约杭州火车站。
     
        见到东方兄,真是好客非凡,让人真正的不好意思,茶叶、香榧、梅菜、栗子的大包小包一大堆,俺这就成赶集的大婶了。
     
        李白有诗云“秋风吹不尽,总是玉关情”。人家说的是惦记征战的夫婿,我却一直解读成“关情”。现在太多人总喜欢嘀咕人情已薄,好心没好报之类的。实则,干嘛惦记着回报,咱只管好好力争完美的自己就是了,四道轮回,不该你的来不了,该你的却永远跑不了。这不,今年品茗的茶叶,俺是足够了吧。O(∩_∩)O哈哈~
     
        外面疾风暴雨不绝,台风掠过江南,长假也就在风风雨雨中结束,明天又是工作日了。但不管是否继续着风雨,相信明天又会是一个美好的一天。